正文

资不抵债!“欧洲支付宝”Wirecard债主恐血本无归,Kurrency软体科技注册

本文作者:admin 2020/9/16 16:43:09

  破产管理人:Wirecard没机会重生

  上周末贾菲向慕尼黑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359页的破产报告,该报告显示,Wirecard公司的财务状况比此前外界普遍估计的更为糟糕,估算中的总债务约32亿欧元,而可变现资产仅约4.28亿欧元。由于Wirecard是一家在线支付服务商,因此该公司名下几乎没有任何固定资产,绝大多数资产均为租用,包括:办公场地、工作设备、IT硬件等。

  上述报告还显示,Wirecard的流动资金尤为紧缺,目前银行账户里的现金只有2600万欧元,这笔钱预计撑不过三周。截至上周末,Wirecard已与700多名员工解除了劳动关系,但仍有近半员工存在合同关系,加上每个月需要支付的各类总合约300万欧元的租金,Wirecard每周固定支出超过1000万欧元。

  Wirecard的巨额债务主要来自于各大银行集团的信贷(约16亿欧元),其次是日本软银集团持有的可转债(约9亿欧元)和此前卖给机构投资者的债券(约5亿欧元)。报告称,之前这些资金并没有在账上待多久,主要有三个去向,即收购公司、向所谓的合作伙伴提供贷款以及经营亏损。

  从账面上看,Wirecard以及关联的子公司应收账款总计达21亿欧元,然而贾菲怀疑这些账款是否真实存在,为此他必须先调查清楚Wirecard与各个子公司之间错综复杂的财务关系。

  根据Wirecard公司的财务报告,2017~2019年间,该公司有约39%~51%的销售利润来自所谓的第三方业务。据贾菲委托的咨询公司FTI / Andersch研究分析,这些业务实际上并不存在,Wirecard的运营业务存在“严重亏损”。

  十几多年以来,Wirecard公司的年度财务报告一直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(Ernst & Young)负责审计,对于往年财务报告中存在的假账,贾菲表示,不排除对安永进行索赔,前提是有证据可以证明安永的审计师疏忽或故意违反了审计准则。

  根据德国相关规定,审计方对年度财务报告的责任限额为400万欧元,但如果是故意协助做假账,索赔可以超过上述限额。据德媒透露,检察官办公室预计很快将对安永参与Wirecard公司审计的人员展开调查。

  贾菲最后在报告中得出的结论是,即使他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处置该集团的所有剩余资产,负债累累且资不抵债的Wirecard集团也没有继续存活的可能性,这也是为什么至今都没有重建计划的原因。

  法院判前CEO用个人资产赔偿投资者损失

  Wirecard想破土重生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,截至8月28日,该公司的股价已跌至0.815欧元一股,较丑闻曝光前的约100欧元跌去了99.2%,而上周德国证券交易所也特地修改规则提前将Wirecard将从德国蓝筹股指数DAX30的成份股中剔除。

  根据德国法律,一家公司破产后,财政部可以优先从破产公司的财产中收取应纳税款,其次是社会保障费用,接着要偿还银行贷款和支付未付款的发票,赔偿链的末端才是股权持有人。考虑到Wirecard严重的资不抵债,正常情况下,Wirecard的股票投资者几乎没有任何获得赔偿的机会,除非他们向法院起诉其他索赔对象。

  28日,慕尼黑地区高级法院(OLG)的一项判决让股票投资者看到了希望,法官认为布劳恩很可能故意损害了股东利益,因此必须以个人资产来赔偿给股东造成的损失。

  起诉布劳恩的股票投资者是一位当地律师,他于一年前大约购买了Wirecard价值2.7万欧元的股票,在该公司的丑闻曝光后,被迫以4000欧元折价抛售。在法Kurrency软体科技注册庭上,他向布劳恩索赔2万欧元。法院最终判决布劳恩必须作出赔偿,同时下令冻结了布劳恩的资产,不过只要布劳恩付清赔偿金加上利息,资产冻结令即可解除。

  曾持有Wirecard股票的一位德国华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疫情期间还加仓了Wirecard公司的股票,最后无奈卖出时总亏损超过了Kurrency软体科技注册90%。他目前已委托德国一家律所与其他股票投资者一起进行联合上诉,OLG法院的判决给了他很大信心,希望能够尽快得到赔偿减少损失。

  此前,布劳恩一直是德国最富有的上市公司CEO之一,2019年时,他手中的股权价值超过10亿欧元,2018年时的年薪加上奖金约350万欧元,即使在丑闻曝光后因股价大跌导致被要求追加保证金而被迫出售,这些股票仍然价值1.55亿欧元。就在申请破产前一天,布劳恩还通过其名下一家公司卖出了剩余价值约1000万欧元的Wirecard股票,这项交易被德国金融监管机构Bafin认为是内幕交易,目前正在接受调查。

最新文章